中国天主教第一位华籍主教与三都澳(2)

0 Comments

据《辞海》注释,天主教亦译“罗马公教”,属基督教的一派,与正教、新教并称为基督教三大教派。“天主”一词是明末耶稣会传教士进入中国后,借用中国原有词语对所信之神的译称,取意为“至高无上的主宰”。12世纪末13世纪初,方济各会会士约翰·孟德高维诺等受教皇派遣到中国传教,曾在北京建造教堂,翻译《圣经》,元亡而中断。明万历十年(1582年),耶稣会士利玛窦到中国,天主教再次传入。

天主教传入闽东,始于明末崇祯年间(17世纪30年代),西班牙多明我会传教人士传入福安,并以福安为根据地相继传入宁德、霞浦等地,闽东现有的信徒绝大部分聚居这3个县(市、区),散布在其他县的为数不多。我查阅《宁德市天主教志》和相关资料,发现了个有趣的现象:最初天主教的传入,全部集中在三都澳的环海边,这足以说明,三都澳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优势,300多年前,已为西方列强所瞩目。

19世纪末,三都澳一度繁华异常,1899年清王朝在此设立了当时福建三大海关之一———福海关。英、美、德、日等15个国家21家公司相继在此设立洋行,“美孚”油库、亚细亚码头、西式别墅、歌台舞榭,分明是“十里洋场”的欧风美韵,已不亚于当年刚刚从渔村起步的香港。清王朝还设有2家轮船公司,3家银行分行,15家保险公司和钱庄,36家工商企业的办事机构。并铺设了三都岛海底电缆,成立了大清朝电报局。一封封的海外来信,信封只要写上5个字:“中国三都澳”,便可鸿雁传书。福安“坦洋工夫”红茶,也在此扬帆远航,摘取了巴拿马博览会的金牌。

然而,半世纪的荣光毁于一旦,1939年夏,日寇把罪恶之火烧到这里,一阵从天而降的狂轰滥炸,三都岛的繁华从此灰飞烟灭。

如今,遗留在岛上的两座百年建筑成了凭吊往昔繁华的地标。一座是占地600平方米,有着成排的拱形门窗、西洋风格浓郁的福海关,至今仍是宁德海关的办事处。另一座是比福海关还早一年,1898年所建的“天主堂”。这是一座典型西班牙歌特式建筑,青灰色的砖楼,错落有致的人字形屋架,天蓬穹窿式的屋顶,窗棂上的五彩玻璃在阳光下如梦幻般闪烁,高高的十字架直刺湛湛天空,当你抬头注目时,似乎感觉到一种神圣和神秘的信息直通脑际。

离教堂不远处,有一座修女院,建于上世纪30年代,仍是西班牙风格,厚厚实实的围墙上爬满藤蔓,俨然如一座“城堡”。走进城堡,只见长长的拱形走廊环布四周,连接的是大小均等的房间,中间则是长方形的露天花园,斑驳的墙体,寥落的花草树木,都透着冷清与肃穆。

福建天主教开教之初,中心是在福州,但时间不长,只有20多年。耶稣会撤离福建后,多明我会控制了全省,中心移到福安,一直到19世纪末,200年时间里,福安一直是全省天主教的中心。1928年,闽东的福宁教区从福安迁往三都岛,一直到1954年人民海军在三都澳建军港,才把主教府又迁到福安城关。

福安城关本堂是闽东最早建的教堂,是1631年利用民房改建的,但几经焚毁变更,现有的福安城关天主教堂是1889年重建,也是百年老教堂了。福安的百年教堂自然最多,特别是散落在沿赛江和穆阳溪两岸。罗文藻的故居历经300余年,尚存于今赛岐镇罗江村,罗公当年居室犹在,村口有一小井,相传为罗公手掘。

罗文藻在台湾的知名度颇高,现台湾的“文藻外语学院”是1966年创立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目前在校生有9000多人,已成为亚洲极负盛名的外语学院,和五大洲近百所大学盟约,两岸校际合作的有上海外国语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10多所名校。

300多年前,当罗文藻几次沿赛江飘流而下,经三都澳渡海,或求学马尼拉神学院,或到沿海乡村传教布道,或北上南下主持教务,那时,他一定欣喜地看到,三都澳海湾里的城镇与乡村,星星点点的十字架正此起彼伏地在闪烁。如今,环三都澳发展战略之蓝图,正是闽东人民跨越发展之希冀,当你登临快艇,驰骋海湾,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时,仍可看到,740平方公里的环三都澳海岸线上,星星点点的十字架依然在闪烁,那当然是一批文物和一种文化现象,但留给大家的,则是深刻的启迪与思考。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