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主教是什么?教皇、神父、主教、大、红衣谁厉害?

0 Comments

那就好好扯淡一下教政体制问题吧,因为基督教有过东西大分裂,也有过新旧之争,咱们就拿最典型的罗马公教(天主教)为例,完整展示一下从下到上的晋升过程,这样就能直观的了解各职务的内容啦。

打个比方哈,在未来的某天吐槽机突然蒙主感召(概率极低),决定跟帝哥混了,这时候我就有两个选择,要么找个教堂,要么找个修道院去拜码头,表示自愿奉献我主(从小受洗的也得去,无外乎起点比我高),那边堂口负责人觉得我方方面面不像个卧底,就答应我当个普通平信徒。

咱们还得区别下平信徒和信仰主的凡人,你是有信仰凡人就该干嘛干嘛去,但你是平信徒就得给教会干活。大致上干点打扫卫生、准备道具之类工作的叫“会士”,如果干好了就可以参与圣职,比如传教员、读经员、执烛者什么的。

混了一段平信徒后,我依然会面临两个选择,于是我又去找堂口某大佬,对他说自己已经年满25岁,连媳妇都混不上(已婚者要35岁且妻子同意),给我个“终身执事”当吧,好歹让我混口饭吃。

于是我就成了读经员什么的头目,没事还可以出去给凡人信友读个福音书、祈祷文(欧洲早期文盲多)什么的,有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在不穿神职衣着的情况下主持个礼拜仪式,但不能主持感恩礼拜。

这终身执事基本没啥晋升空间,早期还能跟着混个副总执事,后来教会干脆废了那个职位,也就在东正教那边还有保留。作为一个元气满满的25岁大好青年自然不肯一辈子干这玩意,于是那天我跟堂口大佬说了另外一番话。

我告诉大佬自己有颗勇敢的心,准备弄个司铎(神父)当当,大佬表示此言大善,那就没事多往我卧室跑跑,我多给你讲讲信帝哥的道理,顺便考察下你是不是真心跟咱们混(分辨圣召)。

在经过一段漫长的PY交易后,我终于感化了大佬,答应给我一次洗心革面的机会,如果堂口是教区我可以叫修生,如果是修道院就麻烦点,先叫初学生,发过誓后才能改叫修士或修女(女性的晋级之路基本就到此为止了)。

我需要在神学院(或者修道院)接受灵修、人文、哲学、神学、牧灵等全方面培训,一般至少得学7年,学习成绩过关后就可以去找主教申请当执事了。如果主教大人批准,那我就是光荣的“过渡执事”,否则就继续苦修去吧。

过渡执事的活大致跟终身执事差不多,最多就是把更多重点放在圣职方面,熬过一年以后,我终于可以再次去找主教,申请成为真正的神父(司铎)。这时候我起码也得33岁,这就是为啥神父都不年轻的原因。

神父的主要任务有三个,首先是传道,花大力气培养我不是为了养闲汉,你得多往堂口拉人。其次是圣事与圣体,攘外必先安内,我还得维持住堂口内部稳定。第三是服事他人,简单说就是被人各种折磨。

比如躲进小黑屋听人吐槽,不能反吐槽,不能抬杠,只能猛灌心灵鸡汤,灌完还得替人保守秘密,转头去警局举报或向媒体曝光很容易。心怀怨念的我决定向更高的层次进发,主教!我也可以当!

在天主教的内部圣职里其实就执事、司铎(神父)和主教三个级别,原则上说连教皇也算是主教,主教本身就是代表高级神职人员。为了显得高级一点,我必须迈过这一关,但显然不容易。

我必须得表现出坚定跟帝哥混的姿态,还得年满35岁,又得当满5年的司铎(神父),最可怕的是学历还得过关(至少是宗教经典、神学、教会法的博士)。如果以上东西我全有的话,依然会面临两个选择。

要么在教区混好了,被授予助理主教,这样就可以等上边的教区主教退休、晋升或挂掉自动晋级。要么被教区主教提名后,教皇亲自授予辅理主教、领衔主教等头衔,这个比较不好晋升。

正巧我运气好,混上了助理主教,继而又顺利提拔为教区主教(或者修道院长),这时候就可以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了,因为我已经可以算是宗徒的继承人,对某些东西有解释权。

剩下的时间里我就熬着日子慢慢晋升,从教区主教到教区总主教,再到教省一级的总主教,这时我就是俗称的大主教啦,即使在总堂里也有足够的话语权,在往上也就是五大传统教区总主教之类的,但原则那并非晋升。

于是壮怀激烈的我决定继续攀升,向宗座进发!成为教皇!但这绝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虽然原则上任何已受洗的成年男性天主教徒均有资格当选,但总堂玩的是秘密选举,而且已经好几百年没选出过枢机以外的教皇了,故此我得先混进枢机团。

枢机团成员一般是由教皇亲自任命的主教级人物,用来担任自己的助手和顾问,最初只能在罗马大区选择7个。后来随着罗马公教影响扩大,教皇的工作越来越多,枢机团的规模也就随之扩大,目前已经是217人的大团队。

因为枢机团成员的礼服是红色的,又必须是主教级别才能进入,故此他们就俗称为红衣主教。从职务上说他们依然不能摆脱主教原来的工作,反而会增加很多辅佐教皇的事物,权力并没有大多少。

但这个职务还有个别名叫“教会亲王”,他们有权力选举教皇,这就很给力了,甚至在中世纪教会内部斗争激烈时他们不止一次联合其他主教罢免过教皇,堪称真正的无冕之王,轻易不好得罪。

咱们简单点说吧,我被前任教皇选进了枢机团,然后很快他就辞职了(教皇可以辞职),一群红衣主教在秘密选举中又莫名其妙的都给我投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我投资的科技公司中标了这次选举的电子计票系统。

从此我就是圣伯多禄的继承人,继承了他在罗马城殉道的精神,把终生都奉献给教会,坐上那张圣座就需要全心投入。当然,我会得到一个很长的头衔——罗马教区主教、基督之代表、宗徒长伯多禄之继承人、普世教会最高教长、意大利首席主教、罗马教省总主教及都主教、梵蒂冈国元首及天主众仆之仆。

其实这个职务准确点翻译最好称为教宗,教皇有点东方化的意味,但从国际法来看,我已经具有主权豁免权和外交豁免权,确实等同于国家领导人,称之为皇也没啥错,除非还想像中世纪那样来次教俗之争,否则路就算走到尽头啦,扯淡完毕。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